登陆

毛泽东与李济深:从友变敌,又从敌变友

admin 2019-11-06 270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1949年4月的一天,毛泽东与李济深:从友变敌,又从敌变友毛泽东站在双清别墅门口,等待着一位老朋友的来访。不一会儿,一辆吉普车沿着山路慢慢地驶上来,车门翻开,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主席李济深走下车来。

毛泽东与李济深在一同

毛泽东趋步向前,紧紧抓住李济深的手。一见到毛泽东,李济深就连夸毛泽东巨大、共产党了不得。毛泽东扶着李济深进门,回应道:“李老先生,咱们都是老朋友了,相互都了解,不要多夸奖,那样咱们就欠好相处了。”

正如毛泽东所说,他和李济深是老相识了,从1924年1月国民党一大初识算起现已20多年了。20多年,前史风云变幻,他俩也从朋友变成敌人,又从敌人变成朋友。

李济深是国民党原高级将领,参与过辛亥革命,后跟随孙中山进行护法战役和国民革命,深得孙中山信赖和器重。第一次国共协作期间,毛泽东到广州参与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被选为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候补委员,自此与李济深结识。

1927年,毛泽东与李济深:从友变敌,又从敌变友对中国共产党来说是一个重要的带有转机含义的年份。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发起反革命政变,随后,李济深在广东制作“清共”的四一五惨案毛泽东与李济深:从友变敌,又从敌变友。

因为与蒋介石政见不合,李济深逐渐与蒋介石各奔前程,走上反蒋路途,被誉为国民党内的“对立派首领”。反蒋之后,李济深对共产党的情绪,开端由仇视转向了解,由触摸逐渐走向协作。1933年,李济深等经过多种途径与共产党树立联络。1936年8月,李济深推进桂系派代表向中共提出两边缔结抗日救国协议的建议,中共中毛泽东与李济深:从友变敌,又从敌变友央对此十分重视。9月22日,毛泽东亲笔致函李济深,召唤“各党各派各界各军向南京当局一起呼吁,请其将仇视国人之心移以对外,蒋介石氏及中国国民党一概参与抗日一致战线,实为真实救国方针之重要一着”。抗日战役期间,李济深支撑中国共产党的建议,成为中国共产党的坚决同盟。抗战成功后,李济深坚决对立蒋介石的内战独裁方针,因此与蒋介石完全分裂。

1947年2月,李济深脱离上海抵达香港。他在香港的一项重要作业,便是联合国民党内的民主力气,筹建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简称“民革”),以此与蒋毛泽东与李济深:从友变敌,又从敌变友介石的国民党平起平坐,并使用其在国民党戎行中的影响,进行一系列策反活动,给予蒋介石政权很大冲击,在国内外引起强烈反响。在中国共产党支撑下,1948年1月1日,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在香港正式树立,李济深为主席,宋庆龄为名誉主席。

1948年4月30日,中共中央发布留念“五一”劳动节标语,召唤举行政治协商会议。第二天,毛泽东致信李济深和中国民主同盟中央常委沈钧儒,就此征求意见。之后,中国共产党约请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民主人士北上解放区,毛泽东与李济深:从友变敌,又从敌变友李济深名列首位。依照护卫安排,本来李济深被安排在第一批,因故未能成行。后来,中共方面再三相邀,促请李济深赶快北上。

李济深作为在港各民主党派领导人中影响最大的人物,各种政治力气都想争夺他。港英当局期望他留在香港,成为自己手中的一张牌,以备不时之需,礼遇有加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一同,对其举动进行紧密监督。最不乐意看到李济深赴解放区的仍是蒋介石,派国民党间谍对他的一举一动进行紧密监督,还不断派人游说,企图离间其与中共的联系。国民党内以李宗仁、白崇禧为首的桂系也将目光转向曾经同为桂系的李济深,期望能得到他的支撑与协作,取蒋而代之。

扑朔迷离的政治局势之下,李济深要顺畅脱离香港,的确阻力重重。为发动李济深提前北上,中共经过何香凝做李济深的作业。何香凝劝李济深:“任公,你仍是早去为好,一则是局势的需求,二则为了你本身的安全。”当得知李济深“家族人多,还未安排好”的音讯后,中共香港分局书记方方特地上门访问。随后,中共地下党妥善安排好李济深的家族,并决议让民革中央与李济深联系密切的朱蕴山、梅龚彬等随他一同北上。

港英当局传闻李济深或许北上,特派一名官员前往李济深寓所探听虚实,被李济深奇妙回应。在中共香港分局安排下,12月25日李济深约请宾朋喜度圣诞。第二天,当我们还沉浸在节日的欢喜之中,李济深躲过了国民党间谍的监督,踏上了北上解放区的一艘苏联邮轮。

1948年的最终一天,李济深是在游轮上度过的。我们相互祝贺新年,同行的沈雁冰拿出笔记本请李济深题词,李济深即兴写下一首新诗:“风雨同舟,全神贯注,为了一件大事!一件为着参与一起树立一个独立、民主、平和、一致、安康的新中国的大事!风雨同舟,祝贺祝贺,全神贯注,来做一件大事。行进!行进!尽力!尽力!”

沈钧儒、李济深、蔡廷锴、郭沫若(左起)等在沈阳观看秧歌扮演

1949年1月7日,李济深抵达大连。中共中央派李富春、张闻天等人特地迎候。这是李济深第一次踏上解放区的土地,对解放区的一切都感到新鲜,急迫想了解更多的状况。攀谈之中,谭平山、蔡廷锴向李济深建议:“任公既来此间,宜早些表明承受中共之领导。”他欣然承受他们的建议。1月12日,李济深在沈阳致电毛泽东、周恩来,清晰表明:“贵党领导中国革命,道路正确,办法允当,洽符全国公民大众之需求,乃获今天巨大之成果,无任敬佩。济深当秉承中山先生遗志,勉尽菲薄,为争夺中国革命之完全成功而尽力。”当晚,毛泽东、周恩来来电:“先生来电诵悉,极感盛意。北平解放在即,晤教非远,诸容面叙。敬祝健康!”2月3日,李济深再次致电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共领导人,表明愿以自己的言论及举动密切协作中共的方针和建议。

1949年2月12日,李济深在东北勇士留念馆题词

北平平和解放后,李济深等人于2月25日抵达北平,参与新政协的筹备作业。3月25日,毛泽东入住香山,4月初即约李济深到香山面叙,所以就有了最初那一幕。两人就国共和谈、新政协、将来新中国的交际等问题进行了长谈。

9月30日,中国公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上,李济深当选为中央公民政府副主席。看到中华公民共和国的诞生,李济深特别振作。他深知旧中国公民的磨难,也深感新中国的来之不易,因此由衷敬服领导中国革命取得成功的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人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等。10月,李济深赋诗抒怀:“叱咤风云定神州,指挥筹策世无俦。百年帝国宜回忆,千载工农庆领头。耕者有田增出产,劳资协作利营谋。安心倒向平和阵,建造荣华万万秋。”

原标题:“安心倒向平和阵”

来历:《老一辈革命家在香山》,北京出书集团公司北京公民出书社,中共北京市委党史研究室、北京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安排编写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